社会学/经济学/哲学/历史/计算机科学/应用数学/后摇/摄影/赛博朋克/艺术/金融/法学

01/16/2018日记

注:由于是第一篇,所以会比较长,以后由于随着肚子里没货所以可能会越来越短或者重复自己之前说过的话。
从今日起,我决定开始使用LOFTER记日记,最好的状态便是保持一周至少2-3次的更新。至于形式,就像《政|治的|人|生》这样,记录自己在深夜时分一个人独处的思考,既然人家一个身处高位的人的日记都能被出版,我想我作为一位无名之辈,又有什么资格谈论隐私问题呢?不过相比于大段的论述,我更可能效仿周国平在其《风中的纸屑》这样碎句短章的形式,也许未来,我写的这样文字也会像“风中的纸屑”那般随风飘散。
目前身处异国,自|由的日子给予我大把独处的时光,却也成为了束缚我的枷锁。由于不能很好地对抗孤独、适应孤独,我在过去走了不少弯路,并且在可见的将来还会重蹈这一覆辙。对于现在这段如同蹲监狱的时光,我时常自比邓|公下放江西的日子,还有那数不清的蹲过监狱却又东山再起的人,褚时健、孙宏斌、王|欣、沈志华......而我现在所要做的,就是认真利用这段蹲监狱的日子,好好打磨自己,淡泊明志,宁静致远,远离诸多的感官刺激(性,游戏,网络文章等等),多思考,多耕耘。俗话说百炼成钢,不经过大量的残酷的试炼(对于钢而言是高温),人是无法成才的。
在油|管上看华中科技大学欧阳康教授的《哲学导论》这门课的视频时,他的一句话让我记忆犹新,大致是说,一个人的困惑常常来源于理想与现实的冲突。不过,如果现实与理想相符的话,那么理想也就不叫理想了。而根据唯|物|主|义的思想,物质总是决定着意识。王小波在《黄金时代》中这样写道:“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后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可是我过二十一岁生日时没有预见到这一点。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什么也锤不了我。”而反观我自己,似乎已经没有什么理想了,竟还自我安慰随波逐流也是一种大智慧,真是可笑至极。之前刷知乎刷了那么久,总是告诉别人轮子哥@vczh 的那句话“专业要从高一开始考虑”。诚然,自己过去也有过规划好的时候,但是现在似乎又开始迷惑起来了。亦或是自己的路径太过清晰导致的,法学、投资、计算机、社会学、中文V家、艺术收藏e.t.c. 这些关键词定义着我,仿佛我就是为这些关键词而活着。然而,这似乎就是符合现实的,因为这个社会不会关心你的情绪与内心想法而只会关心你的成就,就好比鲁|迅举的那个勇士的例子,大多数“正常的”人只会而且只应该关注他在战场上的勇猛,而不是他的饮酒或性交。同时,另一点佐证这一观点的论点是,自己的感官很多时候会欺骗自己,如同毒|品|戒|断的症状。神经科学真的是博大精深,大有利用科学唯|物|主|义的思想杀死自|由意志,不过这东西也不好说,根据我本人不可知论的想法,精确认知客观现实是一项极难的任务,而我只能尽力用自己的理性与经验去分析、去试错、去测试。
说到认知客观世界,经常听到很多人说“这个世界是残忍的”,而根据《清静经》中的“大道无情”的说法,这个世界是没有情感的;列|宁有一句解释唯物主义思想的话非常精彩:“物质是标志客观实在的哲学范畴,这种客观实在是人通过感觉感知的,它不依赖于我们的感觉而存在,为我们的感觉所复写、摄影、反映。”同时太祖更是告诉我们主观符合客观者,胜;主观与客观不符者,败。根据豆瓣@野狐禅师 的帖子,人的痛苦是由于主观与客观不一致所造成的。人性总是倾向于自己是对的而极难愿意承认自己的想法是错的,更不要说修正了。我在我学校的经济课里看到一个研究表明富人(在这个物质世界中的成功者)相比穷人更少具有同情心,知乎上关于交易员的帖子也提到克制情绪与人性弱点是成为成功交易员的必需品。假设成功都是相通的,那么也就不难理解主观为何必须与客观保持一致的原因了。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是唯|物的,那么就让组成自己身体的这些原子分子夸克们与周围现实融为一体,而这又似乎与打坐中尽量少念头(即让意识熄灭)的理念相契合。痛苦与欢愉,都是意识的产物,而谁又能保证这些情感与客观相符呢?
我还想再引用一段王小波的一段话,来自《似水流年》:“似水流年是一个人所有的一切,只有这个东西,才真正归你所有。其余的一切,都是片刻的欢娱和不幸,转眼间就已跑到那似水流年里去了。我所认识的人,都不珍视自己的似水流年。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么一件东西,所以一个个像丢了魂一样。”好消息是,所有的迷茫与痛苦都是短暂的,坏消息是,所有的欢乐与幸福也都是短暂的。突然一个想法闪过我的脑海:我已经在这个世界上存在了近20年,08年看奥运会与10年参观世博会的经历还历历在目,而再过个五六十年,也就是两三倍于我已经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时间,我就已经快入土了(暂且排除掉英年早逝与飞来横祸的可能性)!不得不说时光的流速之快真的是令人咂舌,更糟糕的是,我过去沉迷游戏与上网的这一年彻底损伤了我的大脑的时间感(如果有这个东西的话),导致我感觉到我自己的时间过得很快,而这只能希望我可以通过打坐与戒断不良习惯来慢慢恢复了。据说人的脑力大约在25岁达到顶峰,然后不断下降,看起来我的时间不多了啊。
回顾这一年走过的弯路,除了自己内心不够强大无法克服孤独与逃避现实以外,还有的就是做事没有任何规划。在我沉迷太阳神三国杀的日子里,我所操纵的角色(钟会)需要管理大量的手牌(20张+),而这让我认识到:人必须有一定的魄力,既要微观层面的执行,同时也需要宏观层面的规划,而后者是我做的不够的。人总是短视的,总是关注一些微小层面的东西而忽略宏观的计划(令人惊讶的是,这与我眼高手低的毛病并不矛盾)。同时我认识到的还有两条:选择比努力更重要。不犯错比做对的事情更为重要。这也算是我的成长吧,亦或是另一种自欺欺人(努力不了所以只能靠选择?不过决策也需要大量的努力吧)
最近在自学社会学,不得不感叹这个社会给了我们每一个生活在其中的个体太多的枷锁,最臭名昭著的就是对于成功的定义——以权力、财富、名望与性来衡量。对此我只想引用金融大鳄索罗斯的一句话:“世界经济史是一部基于假象和谎言的连续剧。要获得财富,做法就是认清其假象,投入其中,然后在假象被公众认识之前退出游戏。”而财富本身,也是被定义出来的。当重新解构这一切时,我感觉到了荒谬,不过解构这一过程也让我更好地了解社会运行的规律,自然也更好地取得这个社会所定义的成功(希望如此吧)。
学无止境,而我自己的自律水平还需要很多修炼,同时端正心态。最后只能衷心地希望自己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吧。

评论
热度 ( 2 )

© Accelerato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