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学/经济学/哲学/历史/计算机科学/应用数学/后摇/摄影/赛博朋克/艺术/金融/法学

02/11/2018日记

之所以我决定写lofter, 本质上还是我自身渴望关注的人性在作祟,而人性又是社会化的产物,典型的例子便是对于权/力、金钱、社会地位的渴望。而渴望本身作为一种情绪而非理性的产物,又是与人的生物性相连接:自私、生存以及资源最大化。人类的本能还停留在远古时期,而社会变化的比大脑进化快得多,这就是要调和好人的生物性与社会性的矛盾的本质原因。

前年的我,就是被这个功利的社会灌输着追求权力与财富的价值观的结果。当时的我有着雄心壮志,把自己的追求定为成就一番大事业,做到社会高层,再利用自己的意志与力量去改造这个社会。另一方面,当时的我是典型的美国共/和/党的思想,支持自/由,认为这个社会就是按照丛林法则打造的,弱肉强食是客观规律,道德根本无足轻重;同时我也有些瞧不起那些不努力的人,甚至认为他们都是废物。当时我的想法是,强大,唯有强大,才能在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中生存下去,”victory at all costs, victory in spite of all terror, victory, however long and hard the road may be; for without victory, there is no survival.--Winston Churchill“

然而自从去年罹患抑郁症,我的想法也有了巨大的改变。我逐渐意识到自己并没有自己所想象的那样强大,定的几个目标都没有达成,很多方面都做得差强人意。我的野心逐渐地衰弱了,慢慢开始学会接受现实,同时也放低了对自己的要求与期望;我开始理解并同情弱者,甚至理解那些吸/毒者们为何选择这条自毁前途的道路。(题外话,在我查阅了一些神经科学方面的资料以后我了解到社会给这些吸/毒者打上的道德污点对于解决他们自身的问题不仅没用甚至还起到了不小的反作用;同时毒/品对于大脑的损害和心理疾病并没有什么不同,甚至其原理与治疗过程都是一样的。沉迷色/情、娱乐、网络、烟/酒、赌/博并不比沉迷毒/品好到哪里去。)我开始变得更加包容,也更加理解他人在这个追求效率的社会里面对压力时的无助以及达不到自己目标的痛苦。不得不说这段经历让我更加中立地看待许多问题,无论是社会上的还是身边个人的。

接受现实是好的,不仅抛弃掉幻想同时还可以减轻理想与现实不符造成的痛苦。不过我总感觉我个人似乎做得有些极端:我放低了对自己的期望,变得没有追求,一切得过且过;对于自己的鞭策消失了,仿佛变成了一个废人。也就是说,接受现实不仅减少了我对于的感官刺激的追求(理论上),同时也削减掉了我自强不息、奋强突固、向上的追求。俗话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我似乎变得连水都不如了,变得浑浑噩噩、得过且过。我慢慢地接受唯物主义的思想,却仿佛真的被我大脑内的分子运动控制住了,自己的意志力和精神力似乎都消失了;更可怕的是我连之前做的道经与佛经的摘录都不怎么看了,也就是说我彻底无视了这个复杂世界的另一面。用辩/证/唯/物/主/义的话来说,我是犯了机械唯物主义的错误,即无视了主观能动性的作用,甚至有些消极主义与宿命论的意味。为什么我这么说?因为对比我前年的“利欲熏心”,我现在真的是,套用当下最流行的一个词,“佛系“,即认为自己的努力没有用,对于事物的结果”得之坦然,失之淡然“却无视了这句话后面更为重要的”争其必然,顺其自然“二句。对比前年我对于自律的苛求,我现在奋斗目标的缺乏可说是一落千丈。今日友人问我这半年学了些啥,我只说我恢复了点抑郁症,她鼓励我说这已经是巨大的改善了,但我内心却是不甘心自己过去浪费了这么多的时间,而且在可以预见的将来还会浪费更多。虽然说人的成长与改变都是需要时间的,中间也会走不少弯路,但是我总觉得自己在这弯路走的也太多了。也许就如同某乎上说的,人类从历史里学到的最大的教训就是人类从不吸取教训。 还有一点我应该早些明白,没有其他人可以替你解决问题,所有的问题都必须自己一个人去面对,必须坚强。值得一提的是,在Man’s Search for Meaning这本书里有一段话很好地给出了对于我这种境遇的解决方法:“Forces beyond your control can take away everything you possess except one thing, your freedom to choose how you will respond to the situation. You cannot control what happens to you in life, but you can always control what you will feel and do about what happens to you. ”这段话很好地契合了佛教里“三界唯心,万法唯识”的思想;而对于如何“control what you will feel”,将三千大千世界视为幻觉,照见五蕴皆空,心无所住,即可。而放到自己身上,自己已经清楚地知道沉迷这些事物已经不能给我带来更多的刺激了,就应该及时止损,而不是继续循环。走下坡路没有任何意义,自己对于这一点还是想得不够透彻。

关于努力这个问题,我竟然还用”选择比努力更重要“这句话来安慰自己说自己选择做对就可以,却殊不知做出正确的选择本身也需要巨大的努力,更何况如果自身不努力连做选择的机会可能都没有。用禅宗的话讲,没有渐修哪儿来的顿悟?选择与努力,顿悟与渐修,重点论与两点论,不得不说我再要感叹一下辩/证/法的伟大(或者叫无赖,对于反对辩/证/法的人而言)。(P.S. 谁来解释一下为何高速旋转的阴阳图是灰色的)

前面提到理论上通过”佛系“思维我减少了自己对于感官刺激的追求,为什么叫理论上?因为我只是减少了主观追求,却并没有减少我追求这些的本能我甘愿被我大脑内的化学物质所奴役还告诉自己这叫”物质决定意识“,有点可笑,又有点可悲。我这里犯的一个错误应该是把对象搞错了:如同心理学只能用来分析他人而不能分析自己,(另一个例子是统计数据对于个人没有意义)这些客观规律也不能随意地套用在自己身上。

人类之所以有感官,是为了从周围环境接受信息而非追求愉悦。感官刺激是一种反馈,与人的生理性息息相关。但是我的经验已经证明了,任何试图寻找快感或真反馈的起始动机,最终都将是死路一条。你问为甚么?因为生活就是这样枯燥乏味,或者在你的观念里枯燥乏味。为甚么痛苦?主客观不一致而已。又是为什么害怕讨厌负反馈呢?又是谁定义的正负呢?而人对于正反馈总是上瘾的,以至于没有正反馈什么事儿都干不下去(比如那些极需毅力的事情,如背单词、健身),缺乏正反馈则会导致痛苦。我自己一直在思考需要正反馈的原因,是担心自己走的路是错误的吗?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思考过死亡的问题。如果我真的想透了死亡,那么世界上就没有什么还看不透的了,比如大/毒/枭/刘/招/华。死亡总是人类中重要的议题,大概是出于未知而人总是想要一个解释。人终有一死,这是客观规律。突然发现一个惊人的事实:我身边很多的人都是这辈子最后一次见面了,然而我并不悲伤,这日子似乎便还是这样过,也并不会有什么大的变动。整个世界充斥着无常。珍惜生命,因为活着就是没有来源的恩赐;然而无悔与无咎总是难以达到的。当然,我有这样积极的想法可能是由于自己还是有点希望的并没有到绝境(比如在街上遇到瞄准我的持枪者,或者我变成了一个残疾人)为何要积极?因为消极对于解决现实问题没用,逃避型现实可以说是我几年里犯过的最大的错误了。

谈到把握现实的问题,我前些日子与友人讨论一个问题,硬是把一个只有六个字的问题分成三部分,一个一个定义,再利用了数学中判定数列是否收敛发散的Direct Comparison Test与物理中参照系的思想,结合了历史与社会学方面的知识,总算得出一个还算OK的答案。友人说把问题搞这么复杂干什么,我回答说“如果现实要是不复杂,那还叫现实吗?”这个世界始终是非常复杂的,无论是宇宙还是人脑,加上人类感官的局限性,还有太多不能我们可以解释的东西。对于分析问题我们必须保持谦逊,多做调研;简单地根据常识做出判断是不行的,因为常识只是我们认知世界的一个模型(最经典 的模型莫过于努力就可以成功,显然努力只是成功的必要条件而非充分条件),而模型与现实总是有偏差的,因此需要修正(统计学中这叫误差范围)。但是多做调研必然是相当耗费时间的,因此把握好精准度与效率的平衡就非常关键了。

上一段讨论了把握现实对于自己的意义,而对于他人呢?懂得如何操纵他人观念里的世界,是做成一)把别人的钱装进自己口袋里与二)把自己的想法装进别人脑袋里的不错的路径。通过混乱他人的思维,直觉与经验不一致,使他人做出错误的判断,这也是权/谋与谎言的来源。这里人不能精准换位思考的问题就来了,人再厉害也无法感知到他人所感知到的世界,所以做这些事情是比较高风险的,没有犯罪的智商(比如我这种傻白甜)就不要做犯罪的事情;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不敢另一方面,这也解释了为何把握人性如此重要,毕竟“大众从来不渴求真理。他们对不合口味的事实置若罔闻,而对谬误奉若神明,如果后者能使之入迷的话。谁能满足他们的幻想,谁就是他们的主宰。反之,谁若试图摧毁他们的幻觉,谁就将成为他们的牺牲品。”(《乌合之众》)独立思考对于人实在是太重要了,尤其是在这个效率至上的社会中,否则人就会被利用。但是人的大脑又是懒于思考的,正可谓是成功总是反人性的。

前些日子里与心理医师谈话,提到一个找到自我驱动力(self-motivation)的方法是给未来理想中的自己画像。自己到底想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海内外不同的发展路径其实本身只是一条路?仔细一想确实是这样,毕竟虽然环境对于人格的塑造是有影响的,但是人也应该有炒掉环境的勇气与“身在万物中,心在万物上”的超然。世俗方面,无论是走法律这条路还是走金融,最终无论如何都是两条道一起,如同手游《打工英雄传》中的武林与职场两条路线(然后就变成“双失废青”了,BTW我有空也写一篇这个文字策略类游戏的测评)。如果在国内发展,那我就好好干,一步一步往上爬,在提升自己的业务水平的同时也照顾好我的investment portfolio, 至少当在主业失败的时候不至于饿死。如果在国外,那就本科好好做科研多水几篇paper多拿几封推荐信然后考个好的计算机博士学位再转去投行做交易员,然后读个MBA再争取找个公司中层的职位。最终当财富积累足够了的时候,就开始从技术型官员到学者型官员的转型(我会告诉你我的理想其实是去普林斯顿大学拿个经济学博士学位然后去中国社科院干活吗)。不过积累财富也有很多种方法,就好比创业不一定是开公司一样。未来的路谁知道呢,不过挣钱这东西还是得好好钻研。

而在知识积累方面,我的比较naive的想法是做一个通才,然后在1-3门领域专精(好吧其实这已经是一个不可能的目标了,知乎上那个精通哲学+量子力学+金融+文学的问题真的不要太适合我这种人),如同我在的自我介绍一样,洋洋洒洒10+个领域的标签,大多只能做个入门罢了。人的精力始终有限,那么珍惜时间就变得尤为重要,尤其是在这理性与效率统/治的时代,就要“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事业中去”。不得不说把握时代的命脉与趋势显得尤为重要,因为一个人单挑整个社会的时代在历史长河中似乎从来就没有存在过。个人的成就功勋与个人情绪感觉的异化是必然的,因为历史从来不会记录一个人的真实感受。从感性到理性也是人类进化的必经之路。人的感官欲望也是如此:游戏、毒品、色情、他人的关注都比不上直面现实更为重要。“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将更奋然而前行。”(《纪念刘和珍君》)有些人可能就是这辈子和你都合不来,无论你怎么样都不行,这也没什么办法,接受就好,毕竟自己的价值从来不是建立在自己的家境、他人的认同、财富名望、名校学历etc之上的。自己的发展路径也不用对他人负责,更不用考虑他人的感受。说到底这不过又是一种来源于社会的压力罢了,又或是自己太在乎了。为什么别人骂你傻逼你会生气,对比一下别人说十进制下1+1=3,你应该感到怜悯而非愤怒。何以故?因为你从来没有真正地认清自己,从来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傻逼,何尝不是另一种形式的“宁信度,无自信也。”(《郑人买履》)

至于超越世俗方面,就是好好禁欲,以戒为师,然后认真修炼(打坐),最终飞升太虚,越诸尘累。再不济,达到”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的状态也是好的。

另一个思考生命意义的角度,还是Man’s Search for Meaning里的一段话: “It did not really matter what we expected from life, but rather what life expected from us. We needed to stop asking about the meaning of life, and instead to think of ourselves as those who were being questioned by life”. 我的生命希望我怎样活?是做一个感官的奴隶整日沉迷性爱与电子海洛因还是踏踏实实干出一番事业?我的生命希望我一蹶不振还是奋发图强,置死地而后生?引用一段王公《政治的人生》中的话:“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有的是弱者,有的是强者;有的要别人来设定目标,有的给别人设定目标;有的需要感情支持生活,有的需要意志支持生活。我大概在每一对概念中都会选择做后一种人。”根据存在主义,人的四大终极问题是死亡、孤独、自/由、无意义。即使生活在社会中的人类疯狂地追寻归属感与价值感,最终都逃不脱这四大问题。我应该早些看透,不再做无意义的事情,而应该走好自己的路。形而上学中对于向下向上的价值讨论对于指导现实生活没有什么意义,就好比认同行为金融学的交易者不会去考虑正确的衍生品估值是什么,而是考虑到人心理学的因素从而了解别人到底真的怎么交易。向上与向下也是同理,我不需要知道真理是什么,我只需要知道生活在这个社会中的我的同类是怎么想的就可以。这似乎有些犬/儒/主/义,有些向现世认输、放弃斗争的意味,然而我自认为自己并没有这样可以完全忽视世俗眼光的心里素质(我觉得那些街头小混混心理素质比我高多了,人家与社会脱节从来不考虑这个社会对他们的看法);另一方面,这个社会的组织能力已经强大到任何反社会的个体都无法对抗的程度了,重整社会秩序的想法最终只能在纸面上实现,尤其是我现在还没有什么力量的时候。当然,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不过规避那些以卵击石的做法在某种程度上也不得不说是明智的。

与我给自己未来的画像相连接,现在我要做的事情,其中非常重要的原则就是什么阶段做什么事,专注,好钢用在刀刃上,集/中/力/量/办/大/事。

四字格言(是的就是没有什么卵用的总结):自律自强、勤策精进、隐忍专注、顺势而为、无欲则刚、通权达变、居于慎独。

君子藏器于身,伺机而动。

我们唯/物/主/义/者们,绝不认输!

评论
热度 ( 13 )

© Accelerato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