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学/经济学/哲学/历史/计算机科学/应用数学/后摇/摄影/赛博朋克/艺术/金融/法学

03/31日记

好久没有写点真正的东西了。这两个月发生了许多事情.不过总觉得时间过得很快然而自己的进步并没有时间流得快(套用最近看的书里的知识,elasticity<1)似乎总是在重复过去的错误,自己也是一直不够努力。按理说自己的抑郁症过了一年了,我的生活也应该重回正轨了然而实践中似乎并不是我所相信的这样。自己始终是不够努力,在没有人监督的情况下自己做不到慎独的境界。

 

一个人应该对自己的实力有一种清醒的认知。而自己总是高估了自己,妄自尊大,觉得自己干什么都行可是对于现实的估量并不精确;另一方面,在我之前的文章里也提过抑郁症让我从一个充满野心的人变成了一个浑浑噩噩得过且过没有目标的人,我的意志力与理想都已经被磨得差不多了,自己对自己要求也不断降低,对生活没有清晰的目标与规划。一句话来说就是眼高手低。反正时间总是过的很快的,自己总是一次次地错过提高自我的机会,就在每一份每一秒了。我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反思自己才能纠正自己一遍吧的犯错,去打破这惯性。

 

对于未来,依旧充满着不确定性;不过有一点是永恒的,就是但凡想要取得一丁点成就都需要极大的自律与努力。这不确定性让我感到心碎。不过我必须接受的一个事实是,无论现实多么惨,我都得好好活下去;既然我要活,那索性多努力一些,活的好一些,对我身边的人乃至这个社会产生更啊的价值。但是面对失去,还是自己那么爱的... 

 

忍辱负重,十年磨一剑,厚积薄发对于我这样极度不自律、对于短平快事物上瘾的人真是一项艰巨的任务。我渐渐旳明白了面对一切遭遇,坚强是我唯一的选择,没有其他道路,没有其他选择...

 

有一点我始终搞不太明白,为社么我们的人性的设计与成功所要求得是反着的?毕竟大部分人都是失败的。这个问题似乎永远都得不到解答。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接受造物主对我的设定,去克制,去反【】抗。

 

我我现在向外的社交,又何必不是另一种自我麻醉呢?自己逃避现在的问题,反而通过网络聊天来获得一丁点儿尊严感和价值感,实际上都是浪费时间的东西。我们一边在谈论时间过得很快,但却又在浪费自己手头为数不多的时间。这应该也算是一种对生命的不尊重吧。还是那句话,搞清楚自己在这个社会中的定位。永远有人比你高,保持谦逊就好,不狂傲,而是要沉潜,修炼自己的水平。所谓的名望只不过是另一种虚伪的正反馈而已。自己不能忍受孤独的弱点必须要得到解决。

 

自己还是想不透,想不明白,为什么要自律,为什么要拼。虽然已经有了许多理由,也许我应该试试我最感兴趣的经济学思维去做。视时间为资本的一种,想要利润最大化那么首先就要保证不能浪费任何一丁点原材料。

 

怎么解决执行力差的问题?打坐?多反思自己?也许是自己目前所经历的痛苦都还不够痛苦,不足以改变原本固有的行为与思维模式。自己对自己不断放低的要求也是一点(自己已经够努力了啊/是时候放松一下了啊/人活着就是要有些欲望啦)等等诸如此类,这都是可笑至极。

 

刚才在打坐的时候想明白了一个事儿:我们所做的一切事情, 无论大小,都有、应当有、且必须有其经济学意义,即,有投入就必须要有产出。因此,那些消耗自己的同时没有啥产出的(从长期来看)比如打游戏,肯定是不好的。短期的欢乐最终回来带长期的痛苦,这都是有代价的。自己的欲望与想要达到的目的不一致的时候,就需要做一个取舍:比如约一个朋友出来,我的欲望可能是想发泄自己的表达欲,但是我的目的,真正的目的,应该是让ta开心。显然的,这两者在很多场景下并不是一致的,所以说这里要压抑、克制一下自己的欲望,才更好地让ta开心;让ta开心以后,就可能会有长远的回报(和我多帮助人是一个道理)。话虽如此,可很多时候回报是不存在的;我想,这个社会既然有那么多自私的人,也必然有我这种互惠互利的人,虽然很多博弈里我这种人会输得很惨,不过我这应该就是我的宿命,也是我遵守“以德服人” 信条的必然后果之一。(不过其实有一个好处就是,自己让利虽然会降低在每一次博弈中自己的收益,但是却可以获得更多的博弈/合作机会,有些类似于薄利多销吧)


只有当我将经济学从书本上死板的知识融入到我的思维方式里,我才真正感觉它的强大;也让我真正地想明白很多事,比如为什么有些人要斤斤计较,为什么要在拥有一定的物质基础后可以让人追求更多的精神上的欲望(经济型作为社会科学的分支必然收到唯物主义的影响,不过看起来唯物主义和科学在我的主观世界里玩儿都还挺转的,那就用呗)真正的经济学思维我告诉我们,经济学思维只是一种工具,当真正利用经济学的方法去计算的的时候,幸福这些无法被量化的东西也不可避免地要被赋上一个权重,加以比较。再说了,我们的主观判断在做取舍时又何尝不是另一种量化呢,赋权的过程都是一样的。之前看过一篇文章,大意是人工智能在理性思维方面远超我们人类,而我们人类最后的防线是情感。对于这点,怎么说呢,在目前的社会里,一个理性的人在与一个没那么理性的人(i.e.有感情有欲望的完整的人)博弈时,世俗意义上后者会输得很惨,造物主的设计问题我也在前文里提到过,为什么一个个完整的人创造出来的社会竟是对人的最大的异{}化呢呢?还是说人天生就是有缺陷的呢?不过在目前, 我只能用目前最好的手段(理性)去与这个世界博弈,当变/革真正来临的时候... 到那时候再说呗,毕竟这种东西准备也准备不好,只有根据现在的价值体系去做准备(比如钱是最重要的)。也许科技发展会促进人性的解/放,然而在这鱼龙混杂、光怪陆离的世界里,还是压抑自己的人性比较好,毕竟只要资源稀缺性的问题得不到解决,经济学就会存在一天,用经济学的思维方式必然会取得经济学价值体系内的胜利。我作为一个认为做蛋糕高于分蛋糕的人,无外乎会做一个让利的也不外乎会支持cut tax (i.e. zf让利于民) 吧hhh

 

做决策动用算力固然好,但是会累,然后就会决策失误(比如比尔克林顿性/侵白宫实习生)

 

自己也时常不可避免地对经济学的计算产生本能的厌恶,不过人之常情,感性总有看理性不爽的时候嘛hhh, 至少在我幻想的utopia里人与人不应该只是赤裸裸的金钱交易,不过连涂尔干这样牛逼的社会学家都认为这个社会会越来越世俗化、物质化后,我能怎么办呢,我也很绝望呀。.现在人口那么多, 个体的力量被不断稀释, 就算我再有能耐再有人脉号召大家一起改变, emmm反正我并不认为我还可以撼动历史的走向,那不如就索性与之同沉浮,曲线救国呗,然后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因为很有可能永远都没有救的那一天sigh)

 

都说人不能做物质的奴隶,但是越高层的人,每天要为自己不在社会的阶梯种滑落所操心的就越多,因为守财并不比挣钱容易多少。说到底,还是自己太软弱,不敢与世俗对抗。不过,虽然我崇/拜那些有权/力的人(老人),但是我觉得我骨子里依然还是一个热血的年轻人,希望自己这一点永远不会变。毕竟,老人不再年轻,可是年轻人会老的。只有年轻人才是这个社会前进的希望。如果我以后成了老人,我就必须拿刀子往自己身上砍,给年轻人让利,而不是抢夺他们成长所需要的养分,让他们活得生不如死(参见房/价问题)。推动社/会进/步的要点有两个,一个是资源,一个是年轻人。问题在于资源往往并不在年轻人手上,更何况有些年轻人对财富上/瘾以后也会变得和那些老人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自己也只能是在随着命运漂泊吧,自己的生命里真的有太多不可抗力的因素,如果老天、佛祖真的存在的话,还请你们帮帮我,因为至少我认为自己骨子里并不是一个恶人。


评论
热度 ( 3 )

© Accelerator | Powered by LOFTER